帝国血脉:第四话 感觉不妙

  我之《咸亨酒店,对话孔乙己》在本报甫一刊出(见22年6月24日众生相版),即生反响:《中国剪报》《特别文摘》转载。朋友在沈阳市司法部门担负改造官场落马者的工作,遂拿来十几份“落马卷宗”,邀请笔者为服刑的贪官们讲一课。


  讲什么呢?翻阅这些“落马卷宗”,我油然想到唐代文学家柳宗元于1200年前写的寓言小品《蝜蝂传》。


  蝜蝂(fùbǎn):《尔雅》中记载的一种黑色小虫,背隆起部分可负物。它是一种善于背东西的小虫,爬行中遇到东西,就抓取过来,仰起头背着它们,背负的东西越来越重,即使疲乏至极也不止步。人们可怜它,替它除去背上的物体。可是如果它还能爬行,依然会像原先一样抓取物体。它又喜欢往高处爬,用尽了力气也不停止,直至跌落地上摔死。(《蝜蝂传》:蝜蝂者,善负小虫也。行遇物,辄持取,卬其首负之……人或怜之,为去其负。苟能行,又持取如故。又好上高,极其力不已,至坠地死。)


  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