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爱我一次:第八话 浅尝即止

  一是声调,声高是说,声低也是说,往往有理不在声高,声音低些说,似乎更能把道理说明白,使人易于接受。但有时也提高声调,加重语气。拿破仑在他的讲稿上就提醒自己“此处论据不足,要提高声调”,可以突出重点。


  二是说话也要精炼,不要一天到晚唠唠叨叨,说个没完,使听者厌烦。当老师,诲人不倦,另当别论。但夫子说,诲人也讲究方法,像敲钟一样,敲一下响一声,敲而不响是保守,不敲而响是唠叨,“人之患好为人师也”,坐而论道,胡说八道,也不管人家听不听,必被人说“脑子有病”。


  更高的层次,当然是说真话,不说假话。关于“说真话”的话题很多。


  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