渣男的分类:第二话 反而更好

  算不出的苦命


  我上下班都要经过一个街心花园。这里有两三个常驻的算命先生。他们每天穿着道袍,戴着道帽,摆着小板凳、竹筒子和纸牌子,有模有样的。朝九晚五,按时“上下班”,少有缺席。每有行人路过,总是热情地招揽生意:“来,算一卦,卜凶吉、算未来,趋吉避祸,不准不要钱!”


  一日,我照例从街心花园路过,此时路人稀少,只见两个算命的凑在一起正聊得起劲。出于好奇,我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。


  其中一位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,叹息道:“我命苦、命苦呀,一辈子东西南北四处漂泊,无儿无女、孤苦无依,老了也没什么本事养活自己,只能在这儿风吹日晒靠给人算命糊口。”


  另一位不服气,紧接着说:


  “我才命苦。我倒是有儿子,但我儿子不孝顺。你看我老都老了,非但不能安享晚年,还要出来干这个,不然连吃饭都成问题,命苦哇!”


  我在心里笑出了声,这算命的整日算别人的命数,可曾算过自己的命?


  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