捡个甜心回家:第五话 很明显吗(上)

恩师的指示,范进哪敢怠慢,肯定要当头等大事来办。谁知范进这糊涂虫一忙起来偏偏就忘了,第二日要发童生案,头一晚才想起来,急得赶紧查卷子找荀玫,查遍六百多份落卷(不录取的卷子)也没查到(竟不去查录取的,这迂夫子的智商真是让人着急)。范进觉得如果不能查到荀玫并助其成功进学,有负老师的嘱托,竟然打算第二天不发榜,继续查找。在和幕客吃酒时,聊起这件事,大家纷纷建言献策。少年幕客蘧景玉却讲了一个笑话:“几年前有一位老先生做四川学差,在何景明处吃酒,聊到最后,何景明大声说:‘四川如苏轼的文章,是该考六等的了。’这位老先生记在心里,三年后再见何景明说:‘我在四川三年到处细查并不见苏轼来考,想是临场规避了。’”蘧景玉讲的笑话笑点在四川的主考官不知苏轼,还到处细查不见苏轼来考试,着实可笑。旧时科举八股取士,要求学生必须熟读四书五经,考试内容也离不开四书五经。读书人要考功名自然就苦读四书五经,读诗词曲赋便是不务正业,在这种制度下培养出来的考官不知苏轼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