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常室友:第八话 小时候

有位F姓电影导演说,您瞧简化后的“爱”字,连“心”都没有了,谈何“愛”呀!这个带“心”的“愛”就是繁体的,为他所喜欢。其实“心”有精神的和肉体的两解。精神的是看不见的,但只要善在,则爱存焉。肉体的“心”即使能看见,也不见得是好心、健康之心,如患了冠心病的心。

  

  犯“复繁病”之人,觉得自己有文化,说繁体字才代表“中华文化”,谁知中华文化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简单,并不给他们面子。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